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西藏多地开启春耕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许闳娟

一路上涨的国际白银价格,并未能将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贵银业”,002716.SZ)从债务的泥沼里拖出来。

9月4日,金贵银业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曹永贵新增三项股权轮候冻结事项。至此,曹永贵持有金贵银业的股权总计被轮候冻结22次,涉及冻结股权总计54.46亿股,是其持有股权数额的17倍。监管部门对金贵银业的关注函显示,曹永贵占用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余额高达10.14亿元。

与此同时,截至8月31日,金贵银业逾期和到期债务高达15.69亿元, 11月3日还将有6.85亿元债券到期。

金贵银业主要产品为白银、电铅、黄金及其他综合回收产品,属于有色金属冶炼行业,也是A股唯一一家以白银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2017年和2018年,金贵银业的总收入分别为113.02亿元和106.57亿元,占到当年郴州市GDP的5.2%和4.5%。如今,该公司在上游正在收购多地白银等矿产资源,下游则发力消费终端,建设中国银都—金贵白银城项目及白银产品零售连锁品牌店。

面对债务缠身和多变的白银市场,金贵银业的营收持续下滑: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48亿元,同比下降22.55%,其中白银系列产品收入占55.6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95.6万元,同比下降128.89%。至于未来公司将如何转型,截至《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稿未能收到对方回复。

资本并购下的债务危机

受国际银价大涨的刺激,金贵银业从9月2日收盘时的6.55元/股,上涨到9月5日收盘时的7.14元/股,涨幅为9%。

但金贵银业的危机已全线爆发:8月30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发关注函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曹永贵占用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余额10.1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比例为27.42%。就此,监管部门要求金贵银业在9月4日之前进行回复说明。

金贵银业随后公告称,将在9月7日之前回复。就在此期间,金贵银业再次披露控股股东曹永贵股权被轮候冻结的公告,轮候冻结执行人涉及上海、广东、四川、山东等多地法院,总计22项,冻结股权总计54.46亿股,是其持有股权的1731.82 %。根据公告,曹永贵总计持有金贵银业股份为3.144704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32.74%。

“股份轮候冻结原因:上述曹永贵先生所持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系曹永贵先生的债务纠纷所致。”金贵银业在公告中解释称。

除了曹永贵个人的债务之外,截至8月19日,金贵银业的逾期债务金额高达9.70亿元,且8月19日至8月31日到期债务金额为5.99亿元。今年11月3日,公司发行的总计6.85亿元的债券“14金贵债”(代码112231)也将到期。基于此,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在8月30日发布关注公告,将金贵银业信用登记由AA-下调为A。

就此,投资机构负责人高先生认为,金贵银业控股股东出现如此巨额的资金占用,股权质押以及被法院轮候冻结,显示出公司在治理方面存在严重的缺陷,甚至是失控。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金贵银业已经11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问询函,甚至批评函等,主要涉及问题就是曹永贵占用资金以及公司债务问题、资产收购等。在今年4月,该公司原董秘辞职,目前是曹永贵兼任董秘一职。记者多次拨打董秘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给曹永贵邮箱发送采访函亦未回复。

“如果曹永贵先生持有的股份被强制执行,会导致曹永贵先生丧失第一大股东地位,公司存在控制权变更的风险。”金贵银业公告称。

就在曹永贵执掌金贵银业期间,公司在上下游的扩张步伐一直未曾停止:2016年和2017年,金贵银业分别收购了西藏金和矿业有限公司66%股权和西藏俊龙矿业有限公司100%股权。但在今年上半年,这两家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66.26万元和—148.93万元。

在2018年5月,金贵银业抛出更为庞大的收购计划:预计以14亿~16亿元收购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预计以4亿~6亿元收购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谷云商)100%股权,预计以20亿~24亿元收购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65%股权。

但随着曹永贵占用资金、公司债务逾期等问题的爆发,使得金贵银业的收购计划不得不戛然而止: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7月12日终止筹划关于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上述三家企业的资产重组重大事项。

线下拓展有待考量

“公司未来将通过资本市场收购兼并国内知名的黄金、白银制品加工企业,利用标的企业现成的门店、渠道、设计、团队及熟练员工提升公司的银制品销量和品牌形象。”在2018年财报中,金贵银业在公告中如此写到。

当时,金贵银业正在筹划收购东谷云商的事宜。后者是彬州市当地的白银新零售企业,旗下拥有白银垂直电商交易平台“银墨商城”和一两银、步步高、茜茜公主及谷壳等自营白银制品品牌。但是在今年7月,该项收购被金贵银业叫停。

上游收购矿产资源,下游布局线下消费终端,中间掌控白银产品的冶炼制造,是金贵银业的扩张之路,从而围绕白银打造一条完整的生态产业链条。在东谷云商收购失败同时,由金贵银业打造的“金贵银”品牌店也正式开业,目前已经在郴州金皇酒店和金贵白银城综合大楼开设了旗舰店。“为了促进公司银制品的消费规模,提升公司的品牌形象,公司将会在一线城市以合作或加盟的形式开设金贵银品牌店。”银贵银业在2018年财报中如此表述。至于加盟店发展了多少家,尚不得而知。

记者注意到,目前在白银饰品行业,包括老凤祥银饰、老银铺、曼谷银、伊莱卡、Silverage银时代、海盗船、PH7等10多个全国加盟连锁品牌,并在各大景区与珠宝翡翠等店铺形成差异化竞争。

“一般加盟店的毛利润在70%~80%,我们的成品货出厂价为2~2.5折。”一家正在发展加盟商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相比珠宝或者金饰品而言,银饰的资金占用小、单价低、利润率高,消费者群体以年轻人为主,但也存在门槛低、门店竞争混乱的问题。

该人士认为,金贵银业想进入下游消费终端,一方面看重的是银饰品的高毛利率,另一方面是因为拥有白银银锭、高纯银等产品的冶炼制造能力。“但白银饰品需要强大的设计研发能力,品牌连锁门店需要强大的渠道管控和营销能力,这是金贵银业需要面对的现实。”

就此,奢侈品专家、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认为,“金银饰品以后会走基于互联网的个性定制模式,门店加盟并不是未来的零售方向。”

记者注意到,在金贵银业的官方网站,其银制加工产品主要有财神、寿桃、佛像等16种产品。此外,在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搜索金贵银业,都未有金贵银业的旗舰店甚至网店。

金贵银业2018年财报显示,银深加工产品实现营收1.95亿元,占总营收106.57亿元的1.83%,同比减少23.96%,毛利率为10.79%。2019年半年报显示,银深加工产品实现营收906.66万元,占总营收42.48亿元的0.21%,同比下滑91.44%。

除了在金贵银品牌店的试水,金贵银业重点打造的项目中国银都—金贵白银城进展也不容乐观。根据最初的公告,该项目总投资为2.2226亿元,项目建设期为1年,计划在2015年底建成试运营,2016年投产运营。经测算,该项目投产运营后五年可实现年均收入约23.11亿元,年均净利润为4420.14万元。

但是一直到2018年1月30日,该项目才正式投产。对此,金贵银业解释称,系地下工程出现溶洞导致工期延长。

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项目总计投入2.446984亿元,超出计划110.10%,但是实现的效益只有55.94万元;2019年半年报显示,该项目总投资达到2.47亿元,超过计划的111.3%,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仅为401.18万元。

“中国银都—金贵白银城项目刚投入运营,目前正处于市场拓展阶段”,金贵银业解释称,目前该项目的生产能力已达到预期效果,但由于旅游示范点的资质正在文旅厅办理中,预计2019年7月办理完毕,因此本期暂未有大量的旅游团进行参观,且相关的配套部分未完全完工,导致本期该项目的效益尚未完全达产。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news-rel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