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陕西一交警大队长酒后驾车被当街带走 已被免职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张婧琪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贾跃亭换帅

FF重启量产之路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发于2019.9.23总第917期《中国新闻周刊》

“现在公司中有不少的中国资本,我们从西方世界当中,也收到了极大的投资兴趣,这样能更好地平衡我们的投资结构。”法拉第未来(FF)新任全球CEO毕福康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FF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所以引来的投资也应具有全球性。

此前,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简称FF)刚刚迎来新的变动。

9月3日,FF发布公告,贾跃亭将辞去CEO职位,任命宝马集团原副总裁毕福康为全球CEO,此外,FF还将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此前,8月28日,有媒体爆料称,贾跃亭将辞去FF的CEO职务,企业将进行重组计划,推出合伙人制度,把公司的顶层治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同时,贾跃亭将设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偿还国内债务。

这似乎意味着贾跃亭对FF控制权的放手。此前,即使数次濒临破产,贾跃亭依然不放弃对FF的控制权,无论投资方递来的橄榄枝是何等诱人。2017年11月,贾跃亭曾在接受《棱镜》采访时表明自己的立场,声称“我宁愿出让大股东的位置,但死也不会出让FF的控制权。我要是不在了,FF就是平庸的公司,一般人不愿做这种产品。”

时隔两年,贾跃亭在微博中吐露心声,“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

只是,换帅之后的FF,是否真能如贾跃亭所愿,重新走上量产之路?一切尚未可知。

科技豪车

FF是贾跃亭在2014年创办,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新能源汽车企业。2017年初,FF发布首款量产车型FF 91,但由于中国乐视资金危机以及造车花费巨大,FF 91的量产上市之路充满波折。

根据公告,毕福康的短期任务就是冲刺FF 91的上市,并完成下一款量产车型FF 81的最终研发工作。

毕福康曾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并负责电动车型宝马i8项目,用他的话说,“在宝马干了二十多年,基本上汽车公司里所有工作都做过一遍”。因此,懂得汽车公司的运作,了解如何研发,如何工业化,如何卖车,并且在汽车行业有很深的人脉,有很多的供应商关系。

3年前,毕福康参与创办拜腾汽车,2019年,又担任另一家初创车企艾康尼克CEO。毕福康认为,自己既有从头开始建一个新的电动车公司的经验,也得到过很多的教训,这些都可以应用到FF上面,这正是自己加入FF的优势所在。

而贾跃亭也并未离开FF,根据FF对贾跃亭的最新任命,他将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领导战略和组织规划、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

“现在FF的政策就是所有人都做自己最擅长的部分,YT(贾跃亭)非常了解数字生态系统,以及跟用户进行创新的交互和沟通,而我的优势主要是执行,过去20年的经验让我知道怎样能够让产品上市,并在产品和技术方面达到要求。”毕福康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FF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计划、愿景和技术,还需要非常强的执行力才能让产品上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任命我这样的人作为全球CEO来驱动公司进行执行,是非常正确的。”

尽管毕福康对FF 91的量产充满信心,但业内依然存在观望态度。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行业观察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工程样车到量产车,其中的路还很长,在技术、资金等方面都需要充足的准备,而目前FF似乎还达不到。

在9月3日的公告中,毕福康称FF 91将在2020年上市,谈及作出这一判断的依据,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量产车92%的部件是从工装工具上面下来,所以只要把现在剩下8%的工作全部完成,在12个月内就能够进入量产。

但毕福康也承认,还有数亿美元的资金缺口,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让一辆车实现量产,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要付钱给供应商,需要买部件,要做所有的碰撞测试等,因此还需要数亿美元的资金才能够完成最后的工作。

“但是,现在我们正在进行融资,进展非常得好,尤其是我加入公司之后,很多资本方表达了对FF的兴趣,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在可见的未来,资金能够到位。”据毕福康透露,目前有一些科技公司表达了兴趣,他们带来的不光是资金,更重要的是作为战略性合作伙伴提供帮助。

按照FF的设想,第一批量产车会在加州汉福德工厂生产出来,下一步如果要提高产量,会在美国和中国同步生产。今年3月,FF与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成立之后,就可以在中国进行上规模的量产。

而从销售市场来看,“最重要的市场是中国,其次在美国,特别是加州有非常大的市场潜力。尽管欧洲市场不大,但由于所有的高端汽车品牌都在欧洲,所以如果要跟他们竞争,就必须进入到他们的主场。”毕福康说。

这是FF 91第三次发布量产时间表。

2016年1月,FF在拉斯韦加斯的2016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发布了FF ZERO1概念车。一年后,同样是在CES上,FF发布了FF 91原型车,在FF团队发布的博客中,对这款车不吝赞美之词:“我们的FF 91原型车缓缓滑至起跑线,她的身影让人过目不忘。她像幽灵般安静,电机几乎不发出一点声响,黑色外饰伪装吞噬着沙漠骄阳。”

彼时,作为“对手”的车型包括法拉利488GTB超级跑车、宾利添越SUV和特斯拉Model X P100D,但在FF眼中,或许充满运动感、号称“全球最快量产车”的特斯拉Model S P100D才是最好的对比车型。

按照FF 91公布的一系列规格参数,130千瓦时的电池包是FF 91强大的心脏,电机的峰值功率可达783千瓦(1050马力),堪称世界上最强劲的电动汽车动力系统。这一系统让FF 91在美国环保局的测试中跑出约378英里(约608公里)的续航里程,这意味着充一次电,从洛杉矶到硅谷都绰绰有余。而FF 91百公里加速达到2.39秒,号称“超越了重力加速度”。

据FF公司介绍,FF的三电(电池、电机、电控)技术均为自主研发,在FF公司官网上还能找到“Faraday Future 梯形逆变器”获得美国专利的新闻。毕福康无不骄傲地表示,FF拥有市场中最先进的三电系统:电机的能量密度是整个行业最高的,电池技术也是最先进的,“电芯全都是直接进入到冷却液当中,每一个电芯都可以得到非常好的冷却。这样就可以有极高的功率输入和输出,也就是永久极高的充电功率,可以很快地充电。”

除了硬件方面,FF 91的软件设置也极具科技感,总计36个传感设备,旨在效仿航空出行的多层应急系统,保证乘客安全万无一失,此外,还支持无人代客泊车功能、多解调器支持途中高速上网等。

从App到汽车,再到互联网,只需一个FFID就可以畅游整个FF生态系统,通过识别FFID,可以自动开启车门、按用户的自定义设置调节最佳舒适度。

这样一款车,从设计之初就定位在豪华高性能级别,号称能为用户提供最完美的体验,价格自然不菲。毕福康透露,FF 91作为一款顶级奢华的车型,展示了现有技术能够达到最高层级,其价位将在15万美元以上,所以产量不会特别高,只是作为旗舰车,将FF公司定位成一个超豪华的汽车供应商。

真正实现规模量产的,或将是FF第二代产品——FF 81,与FF 91相比,两者主要是大小尺寸的差别,FF 91有3米2的轴距,非常宽敞,后座有极大的空间,动力总成最高可以达到1050匹,所以既有极强的驾驶能力,而且提供非常先进的用户体验。而FF 81轴距短了40厘米,动力总成也没有那么强劲,大概是特斯拉model S的层级,“这辆车会在FF 91上市一年后量产,基本达到6位数的产量规模。”毕福康表示。

一波三折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显示,资金不足成为FF 91量产的最大难题。实际上,从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FF就已经面临资金困境:由于拖欠施工方款项,号称要投资10亿美元的内华达沙漠工厂仅仅平整了一半土地就彻底闲置。

彼时,中国的乐视生态也遭遇资金危机,贾跃亭从2017年初开始没有足够的资金保障推进量产。尽管如此,在2017年年初的CES发布会上,FF依然砸下了600万美元用于营销——毕竟,在贾跃亭看来,FF 91拥有着强大的技术,足以有自信的资本。

然而,大半年过去了,虽然新车技术得到业内肯定,FF依然没有获得预想的投资,大大小小的追债诉讼更是让FF焦头烂额。2017年秋冬之际,FF第一次站在破产边缘。

恒大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内外交困的FF面前。2017年12月,恒大先行投入3亿美元,帮助FF摆脱了破产命运。

后来公布的投资细节显示,恒大承诺在3年分3批投资20亿美元,通过恒大健康持有FF45%的股份,成为FF的最大股东。贾跃亭持股虽然降至33%,但凭借超级投票权,依旧拥有董事会控制权和经营决策权。FF剩余22%股权则用于未来员工激励。根据双方约定,2019年第一季度FF 91将正式投产。

由于内华达工厂已经荒废许久,FF又在加州中部的汉福德租下了一个空置多年的轮胎厂房,打算在此组装FF 91。2018年8月底,FF在汉福德工厂宣布FF 91的首辆预产车下线,有望如期在2019年顺利量产。

然而,与恒大的蜜月期仅仅维持了半年多,2018年7月,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到FF洛杉矶总部参观,贾跃亭提出,第一期8亿美元已经提前用完,要求恒大提前支付本应在2019年投资的5亿美元,否则FF无法如约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 91。

恒大答应了提前付款,却提出了附带条件:贾跃亭必须将自己的FF股权转移给第三方,解决FF中国因为贾跃亭个人负面形象带来的诸多发展障碍。

然而,贾跃亭选择转移股权的第三方并不为恒大接受,双方开始交恶。经过四个多月的诉讼与仲裁,最终在2018年12月底达成解决方案:恒大获得FF 32%的优先股权以及FF香港的全部股权。FF与恒大所有协议就此终结,双方放弃所有诉讼、仲裁以及未来诉讼权利。

又一次陷入了无米下锅的资金困境,FF不得不寻求新的融资渠道。今年3月,FF与第九城市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并引进投资机构为FF 91量产募集资金。FF、九城及合资公司三方达成授权协议,FF将授予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分销和销售全新的FF旗下的互联网智能豪华电动车全新品牌车型V9的独家许可,包括约定车型的后续授权。合资公司预计年产30万辆智能电动汽车,将于2020年前实现量产。为此,第九城市需向FF分三次注资6亿美元。

控制权问题是FF数次融资都面临的焦点问题,而在与恒大的纠纷中,这一问题被充分暴露出来。

“实际上并不是贾总不愿意放弃控制权,而是因为当时的合伙人机制不成熟,而且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CEO来接替他。”一位FF的内部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他清楚地记得,大概在去年11月份,FF开会就已经开始探讨合伙人机制的可行性,包括法律的可行性,以及实际运行的可能性等。“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开过五六次会,现在基本上确定了,第一批合伙人也已经签署,有二三十人。”

据这位内部人士介绍,FF合伙人制度通过选择全球公司中一些认同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对公司服务有一定的年限,愿意以一种创业精神来替代过去的打工者心态的这样一批人,组成合伙人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并非在日常运营中做决策,而是在做一些更高层面的重大决策时,由委员会来投票决定,包括提名董事等。

毕福康也曾表示,吸引他来到FF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合伙人制度,“这个合伙人制度是一个很先进的领导模式。”毕福康进一步解释道:“如果说你有一个团队的人,他们都能够是创业者,都有公司的股份,然后作为一个委员会共同来运行这个公司,同时他们还有CEO层级的决策权。这就能够保证一定会为公司做出最正确的决策。”

据毕福康介绍,自从宣布合伙人制度以来,FF公司在资本市场已经获得很多积极的反馈,这对于公司的融资也将大有裨益。

后发优势

无论如何,就在FF守着堪称最先进的技术,却为资金一筹莫展之际,电动车市场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大批资金涌入造车市场,一大波造车新势力应运而生。

在上述汽车行业观察人士看来,各路资本一窝蜂进入电动汽车行业,除了政策层面的支持之外,由于汽车行业本身具有资金密集型特征,无论是地产行业还是制造业,多年积累的资产,都需要一个出口,以保持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而新能源汽车行业正是这样一个出口。

“只是,目前整个行业都处于一个尴尬的状态,因为汽车产业是一个特别烧钱的行业,很多车企都开始收缩,除了已经正式量产上市的车型之外,很多的品牌都在延后量产。”上述观察人士说。

毕福康对此并不担心,在他看来,在这两三年内,车的硬件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FF的动力总成在两年前是最领先的,在今天也是最领先的。”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FF 91这款车的功能其实是由软件实现的,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优势,它能够每个月、每周都适应用户的需求,适应用户的偏好。”

毕福康将FF产品比作一个带轮子的智能设备,上面所有的内容都不断进行更新。“特斯拉只是一辆电动车,中国虽然出现了很多造车公司,但目前并没有看到特别多的产品,大部分还没有量产,所以我们认为,只要明年进入市场,还是有极大的可能性,继续保持我们的领先地位。”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5期

(责任编辑:孙丹)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news-relay.com